第519章 战争恶魔(1 / 1)

安全局总部,作战会议室里。

所有人都站了起来,望着屏幕上飞溅的血肉,和失控的混乱场面。

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原本胜利的天平已经倒向讨伐队,眼看「刃之恶魔」就要被合力杀死...

转眼间,形势急转直下。

“撤退!”

“讨伐队全体撤退!行动取消!”

姜兰朝一个特制话筒大声呼喊。

她的声音通过耳麦,确实传到了所有讨伐队员耳中。

但耳麦里传回来的,只有队员们沉重的呼吸声,以及周遭的混乱声音。

“杀!”

“杀光他们!”

“一个也不能留,老子要把这些鬼东西全宰了!”

终于耳麦里传来野兽般的回应声。

平日里训练有素的队员们,现在却成了战场上杀红眼的士兵,无法再听进去任何命令。

除了「杀敌」之外,他们再也无法思考其他问题。

而更让人心寒的是,队员们原本所熟悉的,精巧的战斗方式,也在此刻被忘得一干二净。

不光队形早已崩坏,他们更是像野兽般散开,各自为战。

甚至其中一个女队员,竟然是抱着鬼怪撕咬起来...

已经完全失去理智。

这一刻,猎鬼人们的「智力」优势,被彻底追平,成了只会正面厮杀的单细胞动物。

望着屏幕上的惨状,就连禹正阳也无法再保持冷静。

他脸色铁青,从座位上站起身来。

“「战争恶魔」,那就是妈妈...”

...

宴会厅里乱成一片。

李非躺在地上,挣扎着无法起身。

浓烈的血腥味钻进鼻孔,让他的肾上腺素一阵狂飙。

如果身体允许的话,他一定早就跟着周围队员,加入了这场血腥的战争。

随着战争爆发,周围的队员也在一个接着一个倒下。

在那几只地狱级客人参战后,讨伐队就开始节节败退。

原本超过10人的讨伐队,现在已经只剩下了6个s级。

而这些s级,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。

被战吼声影响后,他们就忘掉了之前所熟悉的精巧战斗,而是采取更加鲁莽的厮杀。

以血还血,以牙还牙。

在守卫群中横冲直闯的双子星,终于杀到了「妈妈」面前。

悬浮在半空中的妈妈,唯美到一尘不染。

不管地面上的战争如何惨烈,她都静静的悬在半空,什么也不做。

“不要!”

耳麦里传来冰河的喊声。

他不知道妈妈是什么,但他知道贸然攻击这东西,绝对不是什么好选择。

但已经杀红眼的双子星,再也听不进去任何话。

一黑一白两道残影,朝着妈妈冲杀过去。

二人突破音障的速度,带来了阵阵轰鸣,仿佛连续炸响的炮弹,在空中留下一圈圈波纹,震碎了空气。

对强化系的二人来说,速度和力量是她们最得意的强项...

也是她们的一切。

这一招合力夹杀,简单,粗暴,高效。

在过去参与的上百次肃清任务里,双子星凭借这一招,秒杀了不下3只地狱级...

但这一回,她们失败了。

不知是受到了何种影响,原本朝着妈妈冲去的二人,竟然扭转方向,在半空中对撞到了一起。

速度即是力量。

巨大的冲击力,在空中引发了剧烈的爆炸。

高攻低防的二人,瞬间被炸成两团血雾,朝着地上洒下一片血雨。

而冲击的余波扩散出去,直接震碎了宴会厅的地板。

“轰隆隆...”

本就摇摇欲坠的二楼,现在彻底崩塌。

正在厮杀的所有人脚下一空,朝着一楼坠落下去。

李非重重的摔在地上,紧跟着砸来的,还有天花板的碎片和各种东西。

坍塌并没有让战争停止,杀戮仍在继续。

不同的是,而从现在开始,一楼的玩家们,以及那些尚未搞清楚状况的一楼食客们,也不得不加入这场战争。

无论是刀墙外,还是刀墙内,战争仍在继续。

至于王游的去向?

已经没人会在意。

“再这样下去,所有人都会死...”

或许是因为离妈妈远了些,又或许是因为别的,李非感觉自己的脑子稍微清醒了一点。

但他还是动弹不得。

刚才秒杀刀老板的那一刀,透支了他所有的体力,要恢复行动,至少还需要几分钟。

“庄舒怡他们呢...我拜托他们的事情...”

就在李非扭动脖子,四处张望时,几个他最不想看到的影子冒了出来。

蜈蚣,蟑螂,还有蜘蛛。

三只地狱级鬼怪,从战场中央靠了过来。

李非能看到,这些地狱级身上各自带着不同的伤,蜈蚣少了几十根手臂,蟑螂和蜘蛛则是浑身发黑,身上东缺一块西缺一块,一看就是被冻伤的痕迹。

“嘻嘻嘻嘻嘻~原来厮杀是这种感觉~”

“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,没想到我们也有今天,谢谢妈妈!”

“把那小子带给妈妈做礼物,就是他骗了妈妈的女儿...”

三只地狱级跌跌撞撞的冲了过来。

李非仍旧是动弹不得,就在此时,浑身是血的哑巴挡在了他面前。

刚才冲出去厮杀一阵的哑巴,此时凭借强烈的自我意识跑了回来。

除了杀戮之外,他脑子里还留有姜兰的命令...

保护李医生。

不过在三只地狱级面前,即使是哑巴也显得有些无力。

先前的乱战,耗去了他太多体力。

就算这几只地狱级忘记了鬼蜮的用法,也能轻而易举的杀死他,连逃跑都办不到。

“别管我了...你快走...”

李非喉咙里挤出模糊的声音。

面前哑巴的身影却纹丝不动,似乎已经做好了死战到底的觉悟。

三只地狱级慢慢逼近,李非却对此毫无办法。

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落下,捏紧的拳头又因为脱力而松开。

就在李非近乎绝望时,一个黑色的小团子不知从哪钻了出来,一蹦一跳的落到了他胸前。

“你之前问我,为什么到餐厅过后,就不敢露面了...”

兔爷毛茸茸的兔唇一动一动,是李非熟悉的烟酒嗓音。

“小子。”

“现在我就告诉你,兔爷我之所以躲起来,不是害怕谁...”

“而是怕吓跑了他们。”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诸天轮回开局觉醒天眼通 纵横港综:你管这叫差佬? 漫威:最强华强北 四合院之我有一座梦境传送门 原神:从魔神战争到往生堂客卿 飓风战魂之毁灭与创造的双生子 穿越四合院之开局落户四合院 四合院:我是禽兽审判官 在公寓培育精灵的日子 海棠画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