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3章蜜月旅行2(1 / 1)

“呼”——

半小时后,夏瑾夜和楚柒一起浮出海面,两个人的手里,各抓着好几样活蹦乱跳的海鲜。

回到游艇,关掉探照灯,将海鲜放进厨房,他们两个先一起洗了个啪啪乐的澡澡,才开始准备晚餐。

最新鲜的食材,往往只需要最朴素的烹饪方式,鱼是蒸的,虾,鱿鱼这类是煮的。

游艇上还有酒店专门精心准备的食材,只需要放进微波炉加热一下,就能直接上桌。

晚上九点,夏瑾夜和楚柒坐在窗户边的餐桌前,点着烛光,吃着海鲜,品着红酒,什么都不用想,尽情享受当下的幸福。

他们的手机全部都关机了,两个人的工作,都交给了信任的人看顾。

他们以为,这场蜜月旅行,一定能一直这么简单快乐下去。

但,总有那些不长眼的人,会跑来他们跟前蹦跶。

吃过晚餐,夏瑾夜忙着收拾餐桌,楚柒也倚靠栏杆,眺望一望无尽的海面。

突然,楚柒盯着西南方向的位置,看了好一会儿,她把夏瑾夜叫过来,“咦?瑾夜,你看那边,那艘游艇是不是正在朝着我们驶来?”

夏瑾夜拿着望远镜观察着,“嗯,的确是冲着我们这边的海域过来的。”

楚柒的眉头拧了起来,“来者不善?”

这一片海域,是酒店独立承包下来的,一般情况下,每一艘游艇,都有它们的固定停靠海域。

这样,能保证每一艘游艇上的游客的私*密性。

像这种不请自来的情况,是基本不会出现的。

所以,楚柒才会认为对方来者不善。

他们都是敏锐警惕的人,发现大晚上的,有一艘游艇在没有打任何招呼的情况下,朝着他们这边而来。

楚柒可不会以为对方只是过来交朋友的。

夏瑾夜已经转身,拿了两人的木仓,“不管来者善不善,若是他们靠近我们的游艇五十米之内,不表明身份,直接开木仓。”

楚柒接过木仓,点头,“嗯。”

两个人也没有傻傻站在甲板上,万一对方手里也有武器,他们站在甲板上,就是目标明确的活靶子。

两人走进了船舱,一左一右靠在窗户边,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游艇,两人的脸色都有些凝重。

近了。

两百米。

一百八十米。

一百五十米。

一百二十米。

一百米。

八十米。

六十米。

五十五米。

五十米!

“砰砰”两声木仓响,在对方游艇驶入他们的五十米安全距离时,夏瑾夜和楚柒毫不犹豫,同时开了木仓。

这两木仓,只是警告。

很好,他们的警告起了作用。

对面的游艇停了。

但是没有人从游艇里面出来。

可能是被他们刚才那两声枪响,吓到了。

也可能是,没想到他们这边会在什么都不问清楚的情况下,就直接开枪。

大概过了足足十分钟,对面游艇的甲板上,才有一个人颤颤巍巍的出现。

对方举起了一面国旗,是他们华国的国旗。

对方这是在跟他们表明他们的身份,他们来自华国,是华国人。

夏瑾夜和楚柒相互对视一眼。谁都没有轻易相信对方的身份。

不过倒是没有再继续开木仓攻击。

然后,他们游艇的卫星电话响了。

不同问,肯定是对面游艇那边的人打过来的。

夏瑾夜看了看楚柒,楚柒会意地点点头,然后动作迅速地换了个角度,找到对方游艇驾驶室的位置,端起了木仓,瞄准。

对方游艇驾驶室的位置上,有个人弓着身,站在那里。

看体型,好像是个女人。

有意思了。

夏瑾夜那边已经接起了卫星电话,他没有开口说话,等着对面那边的人出先出声。

显然对方并不是一个擅长玩心理战的人。

听到这边的人接起了电话,那边的人就迫不及待的开口说话了。

“喂?您是瑾爷吗?”

问这话时,对方还小心翼翼的,生怕打错了电话。

夏瑾夜一挑眉,“是我。”

“瑾爷,我是单金瑶的朋友,我们有重要的事情想跟你当面会谈。您看能不能给个机会?”

夏瑾夜的眉头拧在了一起,“和她没有关系,离我远点!”

夏瑾夜说这话时,语气还不算很冷。

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。这样的说话语气。已经代表夏瑾夜他生气了。

可惜,对面游艇的那个人并不知道,和他对话的这个男人,已经从一开始的警惕,在听到他是单金瑶的朋友后,一下子变成了厌恶。

“瑾爷,我知道您对金瑶的误会特别大,但是,你们好歹曾经也是一家人。既然是一家人,那做事就不要那么决绝了吧!凡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嘛。”

夏瑾夜都被气笑了,“你算什么东西?也配来教我做事。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。立刻,马上现在就从我眼前消失,否则……”

否则如何,他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卫星电话那头的人,显然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夏瑾夜强势的威压。

那人说话都结巴了,“瑾爷,求您了,金瑶……她、她是个好女孩,不该被单家人放弃啊!”

夏瑾夜冷笑一声,“那关我什么事情?”

“啊啊啊啊啊!夏瑾夜,你不得好死。”突然,一道熟悉的声音,从电话卫星里面传出。

这声音不是别人,正是单金瑶。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救命!我穿成了男主早死的白月光 七零年代:御兽大佬拒绝当女配 快穿之魂契 总有妖徒反骨挨削 重生5岁奶团:九个哥哥团宠千金 懒汉虎妻 璟爷,团宠夫人玩转财阀大佬圈 退婚后,我竟查出肚子里有四胞胎 成为四个男主的踏脚石之后 带百万物资穿六零,嫁糙汉大佬